今年最後一次與阿爸話家常是父親節那一天,

我打電話回去給他聽到他愉悅的聲音深感欣慰,

至少他身體是健康的,

八月下旬姐來電告知阿爸腹痛在醫院裡開刀若沒大礙明天就可轉普通病房,

誰知他這麼一躺竟躺了三個星期在加護病房與死神搏鬥,

最後他還是輸了...死神把他呼喚去了,

阿爸被病魔折騰了30多年,

原本求生意志非常薄弱的他一而再再而三被媽媽告知:

這一生的業障還沒還完豈可而去,沒還完利滾利下輩子還得再受苦啊!

今年過年看到他身體一年不如一年心裡滿難過的,

他的痛苦沒人可以幫他分擔,

所以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

開刀前一兩天他請我姐婆家及我婆婆.我大兒子.一位平時洗腎照顧他的護士小姐.媽媽及妹妹去聚餐,

好像在感謝大家的照顧,

他似乎已知道他會走而告訴他幾位鄰居朋友和那位護士小姐,

我們竟然混然不知,或許是他不想讓我們難過吧!

 

一向話少的阿爸竟然會與我大兒子聊天還問我婆婆我們幾時回台(定居),

婆婆回答說:快了,明年就回來了~

難過的是他無法等著我們真正回去陪他,

等我回台的時候他已經在加護病房5天了,

插滿管子的他受盡折磨,

意識時好時壞一直無法言語,

看在眼裡我的心在滴血啊!

從前的一幕一幕的畫面不斷在我腦海裡倒帶著,

小時候, 在晚飯後您牽著我的小手到處去走街,

假  日, 你總喜歡帶著我和姐姐從國民市場走到大統百貨,更遠到鹽程區愛河邊或到你工作崗位陪你加班,

叛逆期, 我總喜歡跟你搶電視看,不順從您藤條伺候我,常常跟您玩躲貓貓,但最後我還是輸給了藤條.

這些您都有印象吧!(光返照的那天您有點頭)

記得還有一次更慘,小二時您帶我和姐姐去澄清湖遊玩,

您累了躺在涼亭椅子上睡著了,

我和姐姐在吊橋旁撿螺類的東西玩,

結果後面好像有人推我一把,

我整個人掉進澄清湖裡面去,

心想我死定了,在我死前一定要張開眼睛好好觀賞一下水草模樣,

常聽人家說湖裡的水草很漂亮所以我張大眼睛觀賞一番,

然而不知不覺整個身體就浮上來了,

姐姐立刻把我拉起來,

全身溼透去見阿爸,您賞我兩個耳光,

認為我愛玩水把自己弄的全身溼答答的.

這個故事媽媽也今年才知道啊~

 

阿爸感謝您的養育之恩,

這一生您無怨無誨的為這個家奉獻犧牲,

今生無法報答您的地方等來世再報,

媽媽這邊我們姐妹會好好照顧她,

請您不用耽心.

 

阿爸,我~愛~您~

 

 

 

    全站熱搜

    Ket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